“女拳王”挺立在“新擂台”

训练场上,搏击教员葛亚萌脸上沾满了沙土。她不断腾挪,寻找空当把拳头击向对手。

此刻,她的对手是李光凯——一个比自己重了25公斤的男性搏击教员。葛亚萌只能依靠步法躲闪、拉锯。突然,被鞭腿扫中,一个趔趄,马上调整站稳,抱架,还击。

一声哨响,李光凯胜出比赛。但李光凯高高举起葛亚萌的手臂,宣告他对比赛结果的另一种诠释。

高扬着红拳套,葛亚萌笑得格外灿烂。如今,这副受力部位颜色泛白的拳套,陪她打过很多比赛、站上过很多领奖台。如今,这副拳套现在常在沙地上打、在严寒或高温的户外用。葛亚萌说:“磨损得很快,有些心疼。”

尽管心疼“老伙计”,但葛亚萌绝非一个怜惜自己的人。作为曾经的职业拳击运动员,她曾一拳一拳打到全国冠军。在改革强军的大潮中,她毅然走下拳台,从武警体工队主动选择来到河北总队训练基地,和战士们一起摸爬滚打。

葛亚萌身上有一种“敢于面对”的坚韧——像她赛场上的经历一样,握紧拳头出拳、再出拳,面对成长路上的挫折与挑战,她总是近乎倔强地坚持。她经历了奋力向上时的艰辛,如今更要耐住归于平常后的考验——基层火热的熔炉冶炼、锻打着她,让“女拳王”的名号与军人打仗的本位不断靠拢,让她的拳头对准新的标靶。其实,葛亚萌面对的是一个新的“擂台”、一场更有分量的“拳赛”、一段更有跨度的军旅人生。

“基地分来个女拳王!”记者第一次听说葛亚萌是在两年前。未见其人先闻其名。冠军、女性、拳王……葛亚萌身上与众不同的炫目标签,让人不禁好奇。

第一次见到葛亚萌,她当搏击教员已有一年多。训练场上,她给准备参加搏击比武的学员讲动作要领。为了纠正学员的错误动作,她惟妙惟肖地模仿了几名学员的失衡动作和失控表情,引来阵阵笑声。

平时,葛亚萌与一般的90后姑娘没什么差别,无非是身着军装,人显得精干一些。只有当她拉开格斗架势、把下颌埋在拳后、瞳孔紧缩的那一刻,你才会感受到一名拳手独有的气场。

学员们说,葛教员不光是出拳快,干什么都快,她的脚步快、反应快、语速快,训练场上指问题、挑毛病像竹筒倒豆子快人快语,但大伙都信服她。训练间隙,跟着她在训练场一边溜圈一边采访,她一身汗,记者也一身汗。“看,采访她必须要穿运动鞋。”葛亚萌战友的话虽然有调侃的意思,但也是实情。采访要跟上冠军的节奏,就得与她同频。

而对训练垫上拳套击打的声音,学员对垒嘶吼的声音,及观众呐喊的声音,葛亚萌的话让人回味:“擂台上是有奇迹的,但训练的每一步都是平淡的,就是一拳一拳地攻,一步一步地挪,把本领练扎实。”

这话听来平白朴实,真正理解其中的道理却要下番功夫。从拳台到讲台,运动员的理念能不能接地气?大奖赛打出的拳头能不能征服基层官兵?面对空间身份上的转变,葛亚萌需要更多的沟通、表达和带动。

曾多次参加搏击比武的中士李迅霆,自认为“有两下子”。知道葛亚萌以技术见长,就想向葛教员讨教几手绝招。没想到,葛亚萌见了他就撇嘴,指出了他抱架时的痼癖动作,口吻不容商量:“赶紧改掉坏习惯,在错路上练得越多,离目标就越远。”

一连3天只练抱拳,李迅霆生出牢骚,说这个教员吹毛求疵,直到他看到教员的相册——

葛亚萌的相册里,全是学员的身影,每个人被拍摄的不同角度照片,和标准动作放在一起对比,让学员自己看,差距在哪里。

葛亚萌找出李迅霆最初的架势,又向右翻到刚拍的一张,说:“从侧面看,空隙还是大,一不留神会被人‘点穴’。”她不住地“唠叨”:练好基本功。这下,李迅霆低下了头,彻底服了。

对不同学员,葛亚萌琢磨出不同的策略。为了让力大拳重的中士刘金乐体会拳感,葛亚萌举着手靶,让刘金乐一冲就是一万拳。葛亚萌说:“一拳中暴露出来的弱点,要不惜用一万拳去砸碎它。”

这还不算完,冲了一周的拳,葛亚萌又要求刘金乐“一拳打完沙包不晃动”。刘金乐不解,葛亚萌又教了几个动作让他反复体会。现在,尝到甜头的刘金乐总爱在离葛亚萌最近的位置练,“怕被别人抢了先”,刘金乐说。

葛亚萌还把学员拉到一起,通过一帧帧的搏击视频,研究各种打法,拆解各种招数。然后,她再模拟各类对手的路数,和学员们一一过招。除此之外,每次观看视频,学员们还要接受连番提问:

“这一拳你要怎么接?这一手你要怎么防?这种情况我们要怎么破?”直到他们能把所有的攻防术略倒背如流。

从喜欢到钻研,在葛亚萌帮助下,学员们对搏击有了更深的认识:“准确地控制每一块肌肉,踩准每一步的落地点,找到自信和力量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人上瘾。”经历了一番打磨的李迅霆深有感触地说。

“一个孤芳自赏的冠军是没有价值的。”摩挲着拳尖上深色的老茧,葛亚萌若有所思地说,“让更多官兵体会拳击、学会发力,赢得他们认可的拳头更有意义。”

在这样的回合中,即使举着拳头不断空击,也会让人额头冒汗、肌肉发酸。在对战的条件下,即使是一名老手,也常会面临头重脚轻的失重感以及喘不上气来的压迫感。

葛亚萌非常熟悉这种感觉,也见证过高强度对抗下一名“搏击小白”可能产生的应激反应。

“决心!”葛亚萌毫不犹豫地说。在她看来,搏击依托体能和技能,但最根本的还要靠信念,“简单说,就是站直了,别趴下。”

作为51公斤级的全国拳击冠军,在体工队时葛亚萌不是力量最大的,也不是脚步最快的,却是最能坚持的。

“一场苦战。”葛亚萌回忆,那是她学习拳击的第3年,也是她第二次参加全国性赛事。站在对面的选手,是个参赛经历已有5年的老将,出了名的拼打型选手,拳风凌厉。

在那场冠亚军争夺战中,葛亚萌记不清自己拿了多少分、多少点,只知道在裁判发出口令后,就要出拳。开场不到半分钟,葛亚萌紧张极了。打到第三回合,葛亚萌的防线摇摇欲坠。

中场休息,教练陈涛抓着葛亚萌的肩膀,一遍遍地对她说:“你怕什么?打回去!”那时,葛亚萌眉骨已经被撞开一道血口,和着汗水火辣辣的疼,肋骨伴着拉风箱一样的喘息隐隐作痛。

“坚持!”再次上场的葛亚萌径直迎向对手,贴着对手连续出击。出拳,防守,出拳,再出拳,拳套相撞的声音巨大而刺耳——对葛亚萌来说,那场比赛靠肌肉记忆、靠意志支撑,更是孤注一掷。

胜利是在最后一秒锁定的。身为拳手的葛亚萌忘了时间、忘了自己,只记得“打回去”。当裁判举起葛亚萌的手臂时,她不敢相信自己赢了。按照惯例,她要和对手拥抱,还要和裁判握手。可她怔怔地似乎忘记了这一切,经过教练陈涛提醒才回过神来。

这个绰号很少被葛亚萌提及。更多时候,她总是在学员缠斗时“气急败坏”地喊:“想什么呢?打回去啊!”

尽管搏击训练在大纲中是选训课目,但是随着实战化练兵的不断演进,近年来武警部队搏击训练的方式正在从以往的打套路、练配手不断向真实格斗场景中的攻防对抗转变,自由度更高、不确定性更大,难度系数的增加带来挑战的加剧。

摆在葛亚萌等组训者面前的,不仅有部分官兵练搏击时容易出现的紧张恐惧情绪,还有怕受伤、不敢训等淡化战斗力标准的心态,想要把横亘在心中的拦路虎“打回去”,考验的不仅是“敢练”的勇气,还有“会练”的智慧。

截至目前,葛亚萌随队备战过4次搏击比武集训。让葛亚萌欣慰的是,没人中途退出,也没有人受伤。她将备赛组训的过程梳理回放,写出详细的书面总结,改进了23条搏击训练具体做法,寻找并解决搏击训练深层次开展的靶心问题,被机关汇编成册。

“‘打回去’需要胆大心细。”葛亚萌打了个比方,“就像拳击需要在力道与精度之间找到平衡一样。”

2010年全国女子拳击冠军赛,全国第一;2012年全国女子拳击锦标赛,全国第三;第12届全国运动会,全国第五;2014年全国女子拳击锦标赛,全国第三;2014年全国女子拳击冠军赛,全国第二;2015年全国女子拳击锦标赛,全国第二;2017年全国女子拳击锦标赛,全国第一……

仔细端详,葛亚萌摆放荣誉的方式是按时间线来的。她说,两次夺冠隔了7年,其间的每场比赛,她无不是以“冠军种子”的身份去的,却总是铩羽而归。

第一次夺冠时,葛亚萌18岁,那时她以为冠军会一个接一个,还不明白关于冠军的一个真相——它只意味着能够欢呼的那个决赛夜晚,第二天睡醒,一切归零。

第三、第五、第二……在随后的赛事中,葛亚萌接连遭受打击。备赛中,葛亚萌旧伤新疾一并发作。她对“幸福”二字也重新作出定义:“一觉醒来身上没有太疼的地方就叫幸福。”但多数情况下并非如此,“会觉得胳膊长在自己身上是种痛苦。”

打对抗的运动员性子烈、心气高,眼看身体跟不上意志,内心的崩塌也开始发生。教练让“过载”的葛亚萌坐在场边垫子上缓缓,可看着别人训练,她又坐不住,不顾劝说又吆喝着找人陪她对打。

特战中队小队长秦宏峰正在体会这种“滑坡”的感觉。他曾参加国际特种兵比武,夺得过世界冠军。后来,从军校毕业后,他本打算一回老单位就“大干一场”,却接连失利。一场搏击比武中,他得了第四名,输给了昔日带过的兵。

“用尽力气,胜利却够不到了。”秦宏峰的苦恼让葛亚萌愈发感到,军人练兵备战的比武场和运动员的竞技场一样,都有一道有迹可循的曲线,意味着在高峰与低谷间不断地蓄积与释放。然而,在争第一的路上,强烈的好胜心制造出对于胜利超乎寻常的渴望,也制造出异乎寻常的恐惧——对输的恐惧。

为了把再次夺冠的逆袭变成一个能向秦宏峰讲述的故事,葛亚萌找出当年的笔记本,上面记录的全是“不足”。在一次比赛中,她拿了第二名,被教练梳理出25条失误,并将它们归于“基础不牢”。纸上记下了那时教练留给她的4个字——踏踏实实。

两个多月前,UFC女子草量级冠军战在纽约麦迪逊花园广场打响,中国选手张伟丽在二番战中再次不敌美国选手罗斯,未能夺回金腰带。

葛亚萌带领秦宏峰等学员看了那场比赛。当张伟丽被判定不敌罗斯时,有人惋惜地擂响了桌子,葛亚萌却说:“别怕输啊,拼尽全力就已经赢一半了。”

刚到体校学拳击时,启蒙教练让她和男生对打,她被打得一度想要逃回家。可不过半年,队里没有女生能打过她,后来还被推荐到北京。

为了逆袭,她主动去找前辈“讨打”,用镜子对着练基本功,慢慢看清了自身的短板,再针对性地练,最终重夺冠军。

爬起后的葛亚萌,心中的拳击不再是运动能力的简单付出,而是面对挑战和挫折的定力。她说,打拳不能纯靠身体,要有自己的战术,更要有自己的态度。

“遇到困难就要面对它,重新振作起来,困难永远打不倒我们。”秦宏峰很喜欢葛亚萌对他说的这句话。

新年伊始,葛亚萌给自己设了一个“小目标”——给集训带过的学员发个短信、打个电话,聊聊他们的近况,顺便把一个记录他们搏击集训时精彩瞬间的视频集锦发给他们。“提醒他们别把我教的东西忘了”,葛亚萌开玩笑地说。

相比这个“小目标”,葛亚萌其实期待的更多,“希望当他们回忆起搏击集训队时,不仅把这里当作提升本领的地方,更当作他们梦想起飞的一站。希望从这里出发的每个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当太行山脚下的树木尽显萧瑟,山村中最安静的季节也随之到来。乘着汽车,沿着山路向山脉的更深处驶去,记者又一次来到这条路的尽头——这里立着一块“武警河北总队训练基地”牌子,沿着沥青路再向上走,就是葛亚萌如今工作和生活的营区。

“一切归零,从头开始。”两年前,汽车载着葛亚萌到这里报到,她掏出手机,悄悄发了一个朋友圈。这位曾经的拳击冠军,2019年随着武警体工队的解散分流到这里。

滚动的车轮仿佛是一种隐喻,就这样把葛亚萌载向了一段“角色转换、身份转变、人生转折”的旅程。从受人瞩目的运动员变为幕后陪跑的教练员,从聚光灯下的拳台来到基层官兵施展拳脚的沙池、土台、水泥地。

当谈到“变化”,抑或说是“落差”时,葛亚萌表露出两种截然不同的话风,一是淡然,一是憧憬——对于当年闪耀夺目的“冠军战绩”,你不问,她不说,采访时好像着意淡化拳击生涯中那些镁光灯闪烁的高光时刻;但当谈到她现在正在做的事时,她又总是滔滔不绝,有很多想法要讲。

练兵,带兵,和官兵“打”成一片,葛亚萌精气神儿很足。接触多了,你会发现她背后是“沉下来”才有的思考。

葛亚萌曾在采访时自言自语地说:没有人能永远站在顶点。紧接着又是一句——“冠军”并不是故事的全部。她的故事,关乎一个在刚刚崭露头角就“赢”的人,如何在之后漫长的时间里学会与荣誉带来的纠结、焦虑、恐惧相处,怎么在起点、顶点、落点的曲线中学会自洽;又是如何在跌倒、爬起的经历中,把内心喧闹的冲撞沉淀成俯下身子、拉开架势的状态。她的传奇,更关乎一个曾经满脑都是“夺冠、夺冠、再夺冠”的专业运动员,是如何在向基层、向台下的转型中,不断地调整、适应和融入,不断瞄向打仗本位,不断拓展禀赋特长的广度和宽度,并在强军兴军征程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新的坐标和价值。

上山容易,下山难。对于葛亚萌来说,向下探身、向下扎根的这条路可能走起来并非一路坦途,但迈出的每一步都更有意义。那些夺冠的荣耀瞬间,已经定格在葛亚萌的人生图册里;新的故事正在发生,军营扑面而来的火热生活考验着她,等待着她下一次“出招”。

冠军的成色,需要用时间来检验;军人的本色,需要用使命来度量。这,或许是拳王、冠军这些头衔对葛亚萌更深的寓意。

“慧眼”卫星团队最近在编号为Swift J0243.6+6124的中子星X射线千电子伏的回旋吸收线亿特斯拉的中子星表面磁场。

三叠纪末(约2亿年前)生物大灭绝事件是地质历史上五大生物集群灭绝事件之一,但恐龙却幸运地避过了这一劫难,并称霸侏罗纪和白垩纪世界。

社会的复杂化意味着,在中心聚落或城市会出现大量不从事农业生产的工匠、商人、士兵、统治阶层等非农业人口。那么,什么样的农业策略可以生产足够的粮食来供养这些非农业人口?

记者4日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获悉,由该院805所自主研制、配置于长征二号丁遥六十四运载火箭载荷舱上的离轨系统,于6月26日在轨顺利展开离轨帆装置。这是目前国内面积最大的离轨帆产品,也是国际上首次将离轨帆应用于运载火箭舱段。

启动车床,一个小小的易拉罐在主轴上飞速转动。在车刀与易拉罐接触的刹那,飞舞的丝屑带着表面喷漆一点点剥落,而光滑的罐体却完整无缺。

日前,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为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内40个管护站配备50台巡护无人机,建立祁连山国家公园首支无人机管护队伍。

日前,吉林大学考古学院蔡大伟教授团队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姜雨教授团队在马属动物古DNA研究领域取得重要进展。

尽管疫苗技术取得了重大而惊人的进步,但新冠疫情尚未结束。控制新冠病毒传播的一个关键挑战是识别受感染的个体。日本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基于抗体的新方法,用于快速可靠地检测新冠病毒,且不需要血液样本。研究成果近日发表在《科学报告》杂志上。

“种子能引来胡蜂这类肉食性昆虫,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提供的信号能直接或间接指示昆虫猎物的存在。”论文通讯作者、版纳植物园研究员王刚解释说。

每一种矿物都有一段历史,每一颗石头都讲述了一个故事。据1日《美国矿物学家》月刊发表的两篇论文,美国卡内基科学研究所领导的一项为期15年的研究详细介绍了地球上每一种已知矿物的起源和多样性,这是一项里程碑式的工作,将有助于重建地球上的生命历史,指导寻找新的矿物和矿藏,预测未来生命的可能特征,并帮助寻找宜居行星和地外生命。

大豆育种如何突破父母本花期不遇瓶颈?如何实现异地品种杂交?我科学家对大豆花粉超低温保存关键技术进行优化,实现了大豆花粉异季和异地应用,打破大豆花粉应用时空障碍,为实现规模化、工程化育种提供了技术支撑。

《高速铁路设计 基础设施》(IRS 60680:2022)由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科技和信息化部、中国铁路经济规划研究院有限公司等单位专家主持,法国、德国、日本、西班牙、意大利等十余个国家的20余名专家参与,历时4年编制而成。

长江澳是平潭最大的风口之一,风大沙猛,导致这片区域种下的植物难以成活。2018年,当地与福建农林大学合作,筛选“巨菌草”“绿洲一号”“绿洲三号”等多个适宜治理风口流沙生态的菌草品种,进行试验种植。

当发生气体泄漏时,即使是少量有害空气污染物也可能影响室内空气质量,因为天然气是由靠近人群的设备使用的。

研究人员提出,双腕存在肌肉吸盘和用于侦测猎物的锥状感觉附属物,说明罗讷河陷阱幽灵蛸是一种主动捕食者。

美国宇航局(NASA)的双小行星重定向测试(DART)任务是全球首个针对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全面行星防御测试。

近日,一项针对北京雨燕迁徙行为的追踪研究成果在国际期刊《运动生态学》上正式发表,首次精确揭示了北京雨燕迁徙生态学规律。

交易场所提供者应当尊重场所内(平台内)经营者的经营自主权,不得强制或者变相强制场所内(平台内)经营者参与价格促销活动。

研究人员称,将钙钛矿与铜铟二硒化物或铜铟镓二硒化物等其他材料结合,有望催生柔韧而轻便的串联太阳能电池。